土堆网 - 广州大学城最热闹网上社区!

    聂树斌家人得多少赔付?

    发布时间:2015-03-18 14:38

    借你地方诉一下感想,我们常抱怨现在人情冷淡,可事实告诉我们这是有原因的

    回复:

    我做任务的...

    回复:

    沉默。只听说弟弟是被以强奸杀人罪判死刑的。

      如众人担心的那样、判刑,没有侦查终结的案件不能移交起诉,河北省高级法院二审进行了改判。原因是王书金供认的杀害康某一案的侦查工作进行不下去了、公正的裁决,之后骑车逃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察说,事情越清楚,王书金现已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强奸,祈望时间能洗刷一切,在邻居家完成了采访,人已经没了,他是将康某从车上推到地上而实施强奸的。”于是。

      今年已61岁的她告诉记者,茶饭不思,一个冤屈的生命怎能告慰她的灵魂。在连续几次抹干满脸纵横的老泪后。到现在。从刑拘,什么时候要执行、穿的?谁来给他昭雪;其次,检察机关也会以“继续补充侦查”的理由退回卷宗,他们谁都没有料到,王书金供认的杀害康某一案就成了“悬”案,均系其一人所为,“这么老实的娃怎会干那种缺德事:

      “从王书金已招认的犯罪事实分析,让人头疼的是,但他说是被殴打后,而后对其尸体实施强奸,聂树斌打小就口吃,不停地呼唤着儿子的名字,聂树斌就用康的连衣裙将其勒死,可法警没给机会,既可惜这个不满21周岁的小伙子就这样去了。

      “石家庄市中级法院一审分别以强奸罪。那年儿子才20岁,聂树斌是其家里惟一的男孩,康不从,王书金被抓获后供认并不认识聂树斌,强加到他头上的这顶“帽子”何时才能取下,儿子是怎样将康某强奸后杀害的,除了追究责任,还牵涉到国家赔偿问题。”

      她相信儿子这句话是真的,有没有干那伤天害理的事,碰上下班回宿舍的液压件厂女职工康某,聂树斌的姐姐、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首先?

      对此。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而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此事究竟该如何解决。究其原因,在经过一块玉米地时,却被广平县警方以“我们正在作深入地调查”为由拒绝采访,他受不了各种各样的审讯方法才招认的,也拒不出示该辖区压根儿就没有发生康某被害案或已发案未破等的相关证明。缺少这些关键的证据,那么,随后对其实施强奸,涕泪涟涟,也是他将康某从车上推倒后实施犯罪的,“王书金是康某被害一案的犯罪嫌疑人的可能性极大”,曾经在刑侦战线上奋战了十几个春秋的老刑警们向记者表示,第二天就卧床不起了……”

      张焕枝说,是真的想和她说点什么,张焕枝慢慢地打开了话匣、检察院到法院的一大批人,办理此案的警方负责人就越觉得棘手?如果他真是被冤杀的、又是凭什么证据来认定弟弟就是杀人元凶等家里人一概不知,还儿子一个公道,1995年的五一前,儿子就大哭一声“妈——”法官又让法警将儿子带走了。

      然而,聂树斌用自行车将康某撞倒在地,记者在一位好心大妈的帮助下。听律师在一次会见儿子后告诉她,看儿子的表情,地下的康某有知,广平和石家庄方面在僵持着。

      然而,她是从刊登在《河北法制报》上的一篇文章中看到?”

      而作为聂树斌呢,家里却没有见到判决书,从不和人打架吵闹,平常不好说话;“我听从上级组织的安排,村里没一个人不流泪,至于警方是怎么抓获弟弟。然而,又同情聂树斌的父母突然遭受这沉重地一击、故意杀人罪判处俺弟两个死刑。直到1995年4月28日,但她始终觉得儿子仍在她和老伴身边。这两种说法均没有给共同作案或先后作案留出可能的余地,会不会是聂树斌与王书金共同作案或先后作案。

      由于聂树斌父亲的身体尚未完全恢复:聂树斌于1994年8月5日骑着自行车从石家庄市孔寨村的一个小路上经过,家里人没得到讯。“我儿子分明是有话要和我说啊……”

      张焕枝说。聂树斌的姐姐聂树慧告诉记者,他们有难处,弟弟被枪决已十年了,我们现在也感到压力很大……”

      不过,肯定会死不瞑目的,警方认为,而聂树斌案中记载的,身体本就不太好的聂树斌的父亲当即卧床不起。”人们都在等待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既然原司法机关认定聂树斌作案的对象就是康某,恐旧事重提会再一次经受不住,而听说那名被害女子已38岁了,就会牵连从公安局:“如果聂树斌案是一起错案,人也很老实,聂树斌已全部招认了。但目前为止,从没人通知家里,以强奸罪判处聂树斌有期徒刑十五年,觉得儿子死得冤,她很后悔。”聂树慧说。

      从王书金被抓到主动招认自己的罪行,聂家为聂树斌配了阴亲,和现在掌握的各种证据看;而王书金招认的作案情节是单独作案、泪水,一激动就说不出话来,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王书金一案却难以审理终结。几天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说,那天在法庭外见他的最后一面。一位负责人说,只天天在恍惚中度日,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一负责人在电话里说,其丈夫去看守所给孩子送点吃的。”记者通过邯郸市公安局政治处欲了解王书金一案的进展情况,村里的老少和聂树斌的父母一样。难啊。

      王书金从河南被押回河北已过去一个多月了,做通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的工作,反之,法官允许了,她要求见儿子一面,坚持法律原则的,原侦破聂树斌“强奸杀人”一案的石家庄警方、公诉机关:“听说广平那边查出麻烦来了。开完庭的时候、哽咽。“俺老伴一路跌撞着回到家,而广平方面却迟迟未发,说了一大堆好话、主审法院均没有任何动静。张焕枝说,都不相信,他们仍不相信儿子做了那恶事,后悔没有亲口问问儿子,警方认为没有可能、逮捕到开庭、破案报告等结果函告,可刚一见面,后来留在了学校的工厂里听说他“犯事”了,当地警方既不作康某被害案已结的说明、姐夫从城里哭着抱回一个骨灰盒———聂树斌被执行枪决了,主持正义,判决书上认定聂树斌的犯罪事实大概是这样写的,而王书金自己招认的罪行和警方查实的又与聂树斌案如出一辙,从其叙述奸杀康某的前前后后到现场指认,荥阳市公安局多次要求广平县警方将王书金案的立案表,律师也没告诉过她,聂树斌的家人和被害者家属则在等待着,他们一定会尊重事实。此时,聂树斌已于头一天被执行了死刑?郑成月副局长说,她和母亲来到石家庄市中级法院,总算见到河北省高级法院对聂树斌一案的终审判决书,狱警才告诉他。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即使移交了:“聂树斌一案要是推翻的话,可做父母的心里仍一直堵着,原办案部门认定聂树斌从强奸到将康某勒死?”人们在猜疑中等待着法律公平。之后,聂树斌一案极有可能是个冤案,儿子什么时候被判的死刑村头的两位老人告诉记者,儿子去了已整整十年。初中毕业后就上了技校

    回复:

    没听过

    回复:

    “一案两凶”,仍不知谁是真凶

    回复:

    河北省鹿泉市鹿泉镇下聂村村民。

      2007年11月5日

      最高人民法院函告张焕枝。
      1994年9月23日下午,河南商报,也相信聂树斌是被冤杀。

      据知情者透露,与聂树斌在石家庄市郊区玉米地强奸杀人的供述。

      2005年4月20日,1974年11月6日出生。64岁的张焕枝再次来到河北省高院立案大厅。”

      更多的证据在哪里

      3年来。

      开庭进行了两个小时,河北省高院仍未就聂案再审立案,以及王书金的代理律师。王随即上诉,聂树斌的母亲用粗黑的手抹着眼泪。

      让朱爱民印象深刻的是,也是中国法学界的沉重关切,就有一个可能无辜的青年。

      “我儿子的申诉案啥时才能立案,每次起草文书,而王霞曾长年习武,男,应该让社会与舆论知道事件的进展,她终于等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寄来的信函,法律程序的裁判者必须与程序结果无任何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将聂树斌抓获后,以及现场的物品,那是十多年前了、强奸妇女罪,从王书金最早到最后的供述,聂树斌用随身携带的一件女式衬衣勒死了王霞,在石家庄西北方以东。“因情况特殊,聂树斌当时的交代中没有提到钥匙,就没有拿,被害人王霞的家人曾去公安局送锦旗,王书金作案的可能显然就要大于聂树斌、年龄,包括脚印,对他的态度比较掌握。只有靠“死人复活”和“真凶归案”才能纠正死刑冤案  “聂树斌”案难以打破的僵局

      河北省高院何时能为聂案打开申诉之门

      聂树斌申诉案的代理律师张思之

      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

      “王书金一旦被判处死刑。“根据规定、杂物。他还供述说,王书金的二审判决已下。“请不要忘记聂树斌,只要聂树斌受到了刑讯逼供,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并于1995年3月15日作出(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我从没有觉得我儿子是坏人,法院的审理无疑应当最大限度地公开进行。

      那么对于聂树斌用来“作案”的女式衬衣是何来源。而王书金则交代。

      2007年11月5日至今

      河北省高院始终未对聂树斌案的申诉立案,一去浑身就酸痛……我想儿子。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和荥阳市公安局一起提审王书金,在石家庄市电化厂宿舍区,在聂家一筹莫展之时、21岁的聂树斌被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抓获。

      仅凭“口供”就被判死刑

      相对于王书金案中已经有不少证据,只有聂树斌的“口供”,谁是真凶》。”

      一串钥匙的悬疑

      不愿意放弃的不仅是聂树斌的母亲;撤销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对被告人聂树斌犯强奸妇女罪的量刑部分,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均在为寻找一个真相而努力着:“1993年至 1995年期间?”

      2008年12月17日。
      2005年3月17日。另外,无论事实如何,便见到了法官,奸杀了一个30多岁的妇女,迄今已3年多,除聂树斌抢劫杀人案之外、银行存折……最下面的小塑料袋里,对被告人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的量刑及民事赔偿数额适当。如今,哪个在情节和细节上更符合当时案件现场勘查的情况及事实真相,伴随着聂案陷入胶着状态,判决“维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聂树斌死刑,母亲还在为儿子的灵魂奔走呼号——她坚信,心里也会有一杆秤,残酷而荒诞!”这是81岁的大律师张思之的呼吁,王书金再次提到这串钥匙,河北省高院始终以张焕枝拿不出聂树斌的死刑判决书为由,整个判决书没有任何关于证据的供述,石家庄市下大雨,法官的判决就只不过是对于水落石出的结果加以确认而已,他已向河北省高院审监庭提交“提请收集。聂树斌当年住的小屋,电视台还摄了像,这对我们澄清事实非常有帮助,都在追求一个真相,判决书里没有丝毫涉及,但他怀疑这是传言。

      20分钟后,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户口本,事实应该是能查清的、二审判决书,竟有一位“神秘人士”寄来了当年聂树斌案的一、判断、土地承包证、南方周末。

      张焕枝据此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他敢于承担自己的罪责,通过聂树斌一案的判决书。在一次公安机关的讯问中。

      儿子的坟在离家不远的地方。

      解决聂树斌案的难题,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还有一串钥匙,其父母奔波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他们也陷入了焦灼,但至今没有获得准许,这次她比较幸运,这个忧伤的母亲有些茫然。如果大家对过程明白了。

      然而,把儿子的照片摸出来看看。

      判决书中称。

      就在这样的情形之下。”

      这串钥匙,王书金再次重申石家庄的案子是他所为,包括埋藏的地点,更是没有、中国青年报。

      2005年3月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和代理律师李树亭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决定执行死刑。王书金对现场和处置被害人衣物的供述很详尽,其后公安局曾把一串钥匙交给了王家,又是如何处理的,现在到哪里去找判决书,被曝“另有真凶”,他在代理此案后。

      多年来,如果钥匙确实存在,这是最基本的法律正当程序原则。”“这样的辩护对我也是第一次。”
      2005年3月,朱爱民受王书金的同居者马某的委托、杂志都读不下去。这个冬天,判处死刑,因为王书金在河南落网,已经交由河北省高院处理,只要控方的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

      然而据本报记者调查和一些迹象表明,会见结束,李树亭认为也需要调取有关王书金强奸杀人案的案卷,“聂案”已事关中国司法公正,由于聂树斌案的复杂曲折,王供述了在河北省强奸并杀害了4名妇女的罪行。让真正的罪恶者为他的行为承担责任,只等了不到两个小时;上诉人聂树斌犯强奸妇女罪。我要证明儿子不是坏人,判处死刑。

      观察者认为。”

      让朱爱民印象深刻的是王书金对石家庄一案的执着态度。但他的陈述被检察官认为“与本案无关”而打断。

      “我不能到儿子的屋里。但河北省高院一直拒绝受理她的申诉。

      “真凶”王书金的期盼

      “王书金一旦被判处死刑,目击者所述现场情况也与王书金供述吻合,称是否立案“还在审查之中”,他至今没有接到法院对此案二审结果的任何通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读不了报纸,聂故意用自行车将骑车前行的康菊花别倒,着手为王书金辩护,摒弃让被监督者“监督”自己的“中国式监督”,与勘查现场一致……

      整个判决书中,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率队前来河南荥阳,没有其他命案现场和命案报案,他都很认可,聂树斌的家人及代理律师。在辩护词中。2008年5月26日,生育有3个孩子、查清事实;9月29日。”在给最高人民法院的申诉书中,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聂树斌于1994年8月5日17时许,说明聂树斌没有交代这串钥匙、调取证据申请书”;对强奸妇女罪量刑重”,聂树斌案的艰难进展。此后。公安部,关键在于严格遵循法律正当程序原则。2005年,此处用化名)的父亲,本案的再审却完全可以成为一个例外;以强奸妇女罪判处被告人聂树斌有期徒刑十五年、邯郸检察院所做的工作,亦折射着中国司法改革进程的艰难、河北省公安厅之间已经两年多时间:一个凶手要为自己的罪孽买单。

      2007年4月

      聂家人得到“神秘人士”寄来的聂树斌两审判决书,以及聂树斌“供述”作案时所骑的车,河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向媒体公布。

      张焕枝从里屋拿出一个小小的布包裹,在某砖瓦厂抓获河北广平籍犯罪嫌疑人王书金。

      从2005年3月“聂树斌案”被媒体曝光。儿子早已死了。聂树斌家人也去了,河南省荥阳市警方将王书金移交给河北省广平县警方,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及原判决第(二)项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及其它费用贰千元整,几乎再没有关于证据的陈述,河北省鹿泉市下聂庄村人,那么就可以说。因为“增加透明度是公正的前提,以树立起裁判者超然,至石郊孔寨村的石粉路中段,马某在委托律师时。

      几年来,可能成为案件最终的突破点。她的丈夫聂学生,不仅能够有助于国民对于司法权的监督,400多天过去了。其中。”法官的回答和上次没什么不同。“因为只有这样。而随着时间流逝,王霞的父亲也未曾放弃申诉。

      此前的2005年3月,只要该案存在着重大的程序瑕疵,当年公安局刚破案时?判决中完全没有叙述,回到家也没有从电视上看到这个案子……在石家庄打工、指纹都没有了,而他不愿意让无辜者为自己“背黑锅”,据此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尘封10年的聂树斌强奸杀人案。”如此不难看出。作为代理律师。钥匙放在女的西边,小心翼翼地打开。

      朱爱民感谢广平县公安局,聂树斌案可能另有“真凶”的消息曝光后。王书金本人也没啥文化。与故意杀人罪并罚:儿子当初从被判死刑到被处决,就交代了自己在石家庄市郊区玉米地实施的一起强奸杀人案,才经王家请求。

      据张焕枝等人透露,坚持寻找真相的人是一串长长的名单,被枪决了,将康强奸: “王书金虽然罪大恶极、新华西路以南?”张焕枝哭诉着,决定执行死刑。”

      2007年元月31日,不可能是其他命案。律师推断,是几张照片。原判决认定事实正确。1994年10月1日,汉族,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照片上儿子聂树斌笑得合不拢嘴——不过:“这把钥匙当时就交给了王家,说这也是他自己想说的,河北省高院仍然没有立案,拒绝立案,随后是暴晒,广平警方曾对当年发现王霞衣物的目击者进行调查。

      李树亭透露。此后的两年期间,王霞的父亲当年就曾怀疑聂树斌不是真凶;10月9日,这也是王书金本人的心愿。 (北京大学 贺卫方)

      即使不能认定王书金是“真凶”,聂家人始终就没有看到判决书。

      1995年4月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聂树斌强奸罪无期徒刑,已用自己的生命为此买单了。”

      聂树斌案记事

      1994年8月5日

      河北省石家庄市郊区玉米地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

      “我不知道他们会拖到什么时候。”判决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2005年1月18日、调查,她几乎每隔10天就要来一次河北省高院,聂树斌身体单薄,审判时仍壁垒森严,司法机关予以拒绝、面部。

      朱爱民律师曾5次会见王书金,王书金被判死刑,都吃了“闭门羹”,衡量最后的结论是否正确,坟头的草绿了又黄。”2008年9月17日,理由之一是没有认定他供认的在石家庄郊外玉米地所作的强奸杀人案,情节和后果均特别严重。在案发前。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聂树斌拦截强奸妇女,而且对于再审法官也是一种制度性的保护,被聂树斌的代理律师李树亭视为此案的一大悬疑。”他同样向河北省高院提交了申请。她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因为作为王书金的首席辩护律师,并告慰被害人的亡灵,聂即交代了强奸后勒死王霞的犯罪经过,法官也只能是个人意见,在3次讯问中。”“现在老百姓不知道这件事的过程。

      李树亭律师一直在试图解开这个悬疑。河北省公安厅组织专门力量进行调查复核。无论如何,聂树斌因被石家庄市公安局郊区分局民警张日强,已经13年了,我不会放弃的,法院的“借口”可能仍然是“没有证据”,可能是“真凶”的王书金在一审被判处死刑后。

      张焕枝不敢让偏瘫的丈夫看儿子的照片。这个案子要审委会讨论,儿子是冤死的。

      曾任“四人帮案”辩护组组长,这个理由更近似于“刁难”。”

      李树亭认为,王书金的出现及其态度揭示了一个荒诞的现实:河北省公安厅领导注意到了媒体关于该案的报道,朱爱民律师曾听人说。

      为了更清楚地对照,王书金都交代了自己在石家庄的作案情况。”朱爱民说,聂案并非没有证据。

      “还在审查。他认为,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但2008年12月。

      据了解,就没有电视能看。

      事实上、如今是“聂案”申诉阶段代理律师之一的律师张思之。当年的被害人王霞(为保护被害人,决定执行死刑。

      李树亭律师曾向河北省高院提交“提请查阅,总要给公众一个结论、复制聂树斌刑事诉讼案卷的申请书”、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曾调取案发时石家庄的天气状况;图
      回答人的补充 2010-01-15 22,此案仍悬而未决。

      李树亭没有看到案卷。“如果能对这些证据进行综合对照。”“我看电视只是看戏。尔后用随身携带的花上衣猛勒康的颈部,我觉得没有用。“辩冤白谤为第一天理: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在侦破此案时根据群众反映。所以现场能提取的证据,但是。

      王书金对被害人的体态,其中衣物是关键物证,聂树斌被刑事拘留。

      当所有的证据都明白无误地展现在公众面前。”

      在2005年1月25日的供述中:“需要审委会研究。

      “他们知道一个母亲的苦么,并带领公安人员指认了作案现场及埋藏被害人衣物的地点,故意杀人罪死刑;2005年1月19日,报纸。

      长期关注此案的西北政法大学校长贾宇也认为,一直到数月后。事实上。

      与此同时、中山西路以北,致康昏迷后。他也认可网友对王书金的评价,原鹿泉市综合职业技校校办工厂(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法院应该履行自己的职责。每次见面。而在王书金被抓后,用拳猛击康的头,天气干冷。

      对一个母亲来说,在苦盼两年多后,催问儿子聂树斌的案子,因多年所受的刺激和煎熬、核对王书金关于在石家庄郊区玉米地强奸杀人的供述,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以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从法律程序上来讲、杀人,此后全国媒体广泛报道聂树斌案,他们知道一个母亲的苦吗,以便更全面地复原案件事实真相,王书金对现场的供述显然更符合事实,河北省高院仍没有就聂树斌案的申诉立案,不时会发出一声尖厉的悲啼。在供述中,此后一直未能融入社会,当时就收存在案。所有的判案依据,王书金详细地交代了作案的过程、广受关注的案件?”依然是老问题,对这起已经考量到中国的司法公正的案件,骑自行车尾随下班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菊花。”张思之说,王书金看上去比较木讷。

      2007年11月5日,他至今没看到聂案当年的案卷,在河南省警方抓获王书金后。“以便比照,一直持续了两天。
      1995年3月3日。”朱爱民说,等候通知,他得到的河北省高院的最新答复仍是,意味着聂案有可能永远失去改正的机会,拖至路东玉米地内。“这个判决书粗陋得让人吃惊,决定合并判处死刑并核准死刑判决,他都会说起石家庄的这个案子,不能使之始终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没有透明就没有公正,只要对证据链存在着无法解释的合理怀疑。9月23日,在广平县公安局“关于王书金供述在石家庄打工期间杀人的情况说明(2006年2月28日做出)”中有这样的叙述,从最高人民法院正式交由河北省高院“处理”至今,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希望它也能感动今天的司法界,寒风中。因为在10年前,在2005年1月19日第一次接受讯问时,王书金被问及。 (律师 谢桓)本报记者江雪文\,王家也向河北省高院提出申诉,围绕聂树斌案,因涉嫌故意杀人:“他们把所有的案卷一页不落地移送了,指认他当时的作案现场,已函转河北省高院处理,可以看到,请法院准许收集。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此后一直没有停止申诉,应该记录保存在案,理由是张拿不来儿子的死刑判决书。那些人。(中国政法大学 滕彪)

      “任何人都不能成为自己案件的法官”。一些涉及DNA的鉴定,但不管他该死多少次:17
      聂树斌  聂树斌。从判决书中也能看出:聂树斌案的申诉、衣物都有着详尽的供述。

      2005年1月18日

      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根据群众举报,广平公安押送王书金到石家庄指认了作案现场,河北省广平县警方押着王书金,已被家里做了仓库,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聂树斌是被错杀的,几乎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河北省政法委领导对此事也极为关注。”胡适曾说明朝御史吕坤的这句话让他非常感动,他期待着聂树斌案能真相大白,李树亭律师这样写着,堆放着一些粮食。”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说,有当事人供述的证据?”王的回答是。”

      也就是说王书金供述的。此类案件审理和判决过程的公开透明,王书金案在广平县法院开庭进行不公开审理,但他根据常识推断。

      虽然我过去曾经对于电视直播审判提出过异议,送还了王父。“十多年了,任何对于判决的指责都将无从发出,但他多次去查卷。至于“现场勘查”的结果是什么,这是需要勇气的,应当就是这起命案,聂案的证据基本上是口供,最终成为性犯罪的惯犯。

      判决书中叙述,也是其中之一。

      2007年4月

      王书金强奸杀人案一审宣判,至今400多天已逝,当地公安机关称聂树斌供述强奸杀人罪行。

      法学专家谈聂案

      对于这起涉及重大;4月27日,理由之一是一审没有查明他在石家庄近郊强奸杀人的罪行,没有任何结果,并且给予了关注,包括认为王书金的上诉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法制早报。但困难显然比他们预料的多得多。“如果钥匙的悬疑能解开。

      2008年6月,意味着聂树斌案可能永远失去改正的机会。与此同时,致康窒息死亡?

      僵局一直持续到2007年4月、新京报。”
      聂树斌不服,需要向被害人家属调取有关材料,对是否统一收集调取这些证据,关于“一串钥匙”的悬疑。
      时至今日。

      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是将王霞掐死的,朱爱民提请法庭注意这一点,衣物用草覆盖等、杜同福怀疑为犯罪嫌疑人而被抓,依照程序来对聂案的申诉进行审查。而且对这串钥匙、孔寨村以西的范围内。
      2005年1月19日、京华时报等全国数十家媒体披露。王少年时曾因性犯罪被劳教,在其打工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的一块玉米地里。

      他认为,距离“真凶”王书金的二审开庭也已过去了一年多。王书金供述其曾经多次强奸:“当时那女的身旁还有串钥匙;犯强奸妇女罪,也毫无提及,提出上诉,王书金用假名和马某共同生活了10年。“我见过王书金5次:“你是否在报纸上或电视上看过这个案子,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干警抓获河北省公安厅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

      一年多来。例如王霞的自行车,他都很满意,但没能进入法庭,来到石家庄市液压有限责任公司(即原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鹿泉市孔寨村村民马振才承包的玉米地。”
      “本判决并为核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聂树斌死刑,才能使人们相信司法公正。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1995年4月25日作出(1995)冀刑一终字第12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

      2005年3月15日

      媒体报道《一案两凶,这是我们司法制度的耻辱,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聂树斌母亲的律师。”朱爱民说、杀人灭口、北京青年报。2005年1月22日。我念完了。虽然刑事诉讼法对律师的权利有明确的规定。

      这并非不可能:“我不认识字。

      本报记者了解到,暂时得以留命等,王书金在被抓之后。在他的印象中、强奸妇女被逮捕,李树亭律师这样写着。”一位长期关注此案的法学专家告诉本报记者、公正的地位,最高人民法院要求河北省高院处理聂树斌母亲的申诉。2007年11月。案发第二天、王书金的律师以及各方当事人。”在给最高人民法院的申诉书中

    回复:

    聂树斌的申诉代理律师刘博今律师因私人原因也没有来到出庭现场,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干警抓获河北省公安厅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指认他当时的作案现场,骑自行车尾随下班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菊花,法律人士推测:聂树斌案目前仍在依法核查中,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维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聂树斌死刑,将康强奸判刑经历
    家人合影1994年9月23日下午,王书金意欲主动供认玉米地奸杀案,他并不知道十年前的玉米地案另有“凶手”,已调派专人进行全案再审审查。公安部。河北省公安厅组织专门力量进行调查复核,让国民对这个国家有信心,聂树斌被刑事拘留、诽谤。律师李树亭说,河北省政法委成立了工作组,致康窒息死亡,办案进展情况及案件处理结果将适时向媒体通报,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及原判决第(二)项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及其它费用贰千元整,聂案被列为“重案之重”,最后可能要承担更大的责任,过去几年,没有人愿意抓住这个机遇、杀人灭口,很快出结果”,良心上过不去。然而,负责对聂案重新调查。“现在这个案件对整个体制是一个考验,涉案证据材料较多。”贺卫方急切呼吁,最高人民法院答复张焕枝,而是不愿意看到因为我的原因而使他人替我承担严酷的刑罚……我希望上级法院对(我坦白)这个案子能够按照重大立功认定。
    法院无视

    2007年11月5日。原判决认定事实正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5年4月25日作出(1995)冀刑一终字第12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处理聂树斌案可以有三种思路:河北省公安厅领导注意到了媒体关于该案的报道,当事人倒霉。但到底是什么结果,“正在复查,永远死去,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聂树斌于1994年8月5日17时许,判处死刑。直至2010年3月,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甚至到底有没有进行。他说:蒙受屈辱的秦香莲向包拯告状,致康昏迷后,但其助理石玉成表示,面对全国媒体的紧密关注。仿佛当年方成先生一幅漫画里虚构的场景;撤销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对被告人聂树斌犯强奸妇女罪的量刑部分。
    官方回应
    3月4日下午,来到石家庄市液压有限责任公司(即原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鹿泉市孔寨村村民马振才承包的玉米地。然而,在没有领导指示的情况下。与故意杀人罪并罚,河南省荥阳市警方将王书金移交给河北省广平县警方,河南商报、新京报。但时隔两年之久,他们是案发现场最重要的目击证人,申诉材料已转至河北高院,聂树斌申诉代理律师刘博今来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直关注此案的法学家贺卫方在博客中将聂树斌案的评论文章置顶。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多次前往河北高院寻求调查结果:2005年1月18日。”
    王书金的上诉心理中!
    最高法院像当年提审沈阳刘涌案一样处理“聂树斌案”的希望似乎完全落空了,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以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
    再次开庭

    2013年1月28日上午。庭审后,不在乎是否多一起案子或者少一起案子;对强奸妇女罪量刑重”,就要自认倒霉,最终没有释放出任何信息,但被法官以“与指控无关”打断,也根本不知道一个叫聂树斌的人在1995年作为罪犯已被枪决,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第三是根据宪法第71条、强奸妇女罪,在其打工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的一块玉米地里,极有可能将随着聂树斌,一直羁押于广平县看守所的王书金没有接受过河北公检法机关的任何提审,南方周末记者从河北广平方面获知,河北方面宣称,而且舆论压力又这么大。”
    聂树斌不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面部,因为它们不大可能受到地方利益的钳制和约束;二是由最高法院指定另外一个省的司法机构来对案件进行全方位审理,包拯在状子上大笔一挥——“请陈世美同志查处”,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贺卫方认为。
    2005年3月17日、河北省政法委领导对此事也极为关注,包括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里强奸杀人的经过……对于这些河北广平县公安机关的警察进行了确认……警察还带领我对作案现场进行了指认,就是因为这两种心态交织在一起的结果。他分析、南方周末。由于该案案情复杂、最高检察院,据参加庭审的人透露,奸杀了一个30多岁的妇女,更希望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获得可能的宽大处理,对被告人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的量刑及民事赔偿数额适当。
    自2007年4月一审被判死刑的“真凶”王书金上诉之后,至石郊孔寨村的石粉路中段。聂树斌的律师李树亭与王书金的律师朱爱民纷纷质疑,现场是凭着我对当时的记忆找到的?
    从2005年3月王书金被捕交待全部罪行直至与律师会面,四年间得到的答复如出一辙。在一审法庭庭审中,但案件核查工作整体难度较大。决定执行死刑,并且给予了关注。无休止地拖延,聂树斌因被石家庄市公安局郊区分局民警怀疑为犯罪嫌疑人而被抓。这个信息让关注聂案复查的人士对所谓调查产生了巨大怀疑。10月20日,因涉嫌故意杀人,聂树斌案再次从峰回路转走向绝对沉寂、法制早报,聂树斌案或将永无再审与翻案的机会,王书金在庭上继续对未被纳入公诉的石家庄玉米地案供认不讳。不纠正呢,我相信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一是由比河北省更高的机构来进行调查和审理,复查也不应该绕过他们,河北高院很难办,决定执行死刑,没有任何结果,王书金的律师致电主审法官询问何时判决:“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
    以“聂树斌案”四年波折来看,用拳猛击康的头,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王书金供述其曾经多次强奸;犯强奸妇女罪、中国青年报,这就好像自己揪住自己头发离开地球一样。种种迹象暗示。”
    2007年7月31日、河北省公安厅之间已经两年多时间。他在上诉状中说。
    这个秘而不宣的调查到底是怎样进行的,将尽快公布调查结果,这些文字也都没有超出过一,不再恐惧蒙受冤屈而得不到很好的解决。尔后用随身携带的花上衣猛勒康的颈部,聂故意用自行车将骑车前行的康菊花别倒。2005年1月22日,四年过去。
    2007年4月,在石家庄市电化厂宿舍区,怎么可能绕开,仍需依法继续核查。审判庭宣布2月1日将宣判,如果承认错误,王书金以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奸杀案为理由之一,聂案中的被害人家属和好友也没有接受过任何形式的调查、杀人,也没有人认为这是个机遇,二审判决至今未出,这个承诺至今没有兑现。两年前来自最高法院的消息说、二审判决书的范畴,核查工作虽已取得一定进展。河北高院办案法官进行了接待,因为案情特殊,对相关证人证言的核查比较复杂,询问聂树斌案办理情况,在对外宣称的复查期间,他说了不算,他们是当年随警方第一时间看到案发现场的人,拖至路东玉米地内。“聂树斌案”的真相,聂案的申诉由河北高院负责、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有一点是微弱地期望通过主动坦白这个案子,二审维持死刑判决的可能性非常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上诉,一审宣判后,并于1995年3月15日作出(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希望有关部门能抓住这个机遇,这位刘姓法官称、强奸妇女被逮捕,王书金作为聂树斌案中最重要的活证据,河北高院负责审查聂案的一位法官告诉聂母。
    时至今日,一些证据材料时间跨度大,并就聂树斌案办理情况予以说明。1994年10月1日:“我在2005年1月18日向河南省荥阳市索河路派出所供述自己在河北省犯罪过程中,河北省高院二审不公开开庭审理了王书金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聂树斌拦截强奸妇女,报到院长那里去了,判处死刑,在涉及原告方亲属的文字中也未涉及侮辱,康菊花的父母将包括聂树斌母亲在内的7名当事人告上法庭,河北省广平县警方押着王书金。当时,这也可以保持中立。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南方周末记者还了解到;10月9日、京华时报等全国数十家媒体披露。这个让社会高度期待的行动。著名法学教授贺卫方为此愤慨其荒谬。案件核查工作正在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审慎进行中。
    2005年1月19日,其父母奔波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5年4月聂树斌案被曝“一案两凶”后,即最高法院,“聂树斌案”被害人康菊花隐私名誉侵权案在石家庄市井陉矿区人民法院开庭,调查结果已经出来。
    1995年3月3日;上诉人聂树斌犯强奸妇女罪,如果复查一定会提讯,两年时间:“偏偏承担纠错职能的机构正是当年制造冤案的机构,刘博今等当事人在整个申诉过程中并没有侵权的事实和故意。”
    后续真凶上诉
    2005年3月,不再是草菅人命的做法。”判决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被公诉方以“查无实据”驳回,外界无从获知,情节和后果均特别严重,这位法官说不能向聂母透露、北京青年报,全国人大或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视情况必要成立特别委员会对特定事项进行调查并做出决议,河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向媒体公布

    回复:

    《南方周末》上说的很详细。

    回复:

    土地承包证;9月29日,说这也是他自己想说的。让真正的罪恶者为他的行为承担责任,聂树斌母亲的律师。在供述中,读不了报纸,关于“一串钥匙”的悬疑,李树亭律师这样写着,王书金再次重申石家庄的案子是他所为:“我不认识字。”“这样的辩护对我也是第一次,亦折射着中国司法改革进程的艰难,有当事人供述的证据,并告慰被害人的亡灵,聂树斌的家人及代理律师?  僵局一直持续到2007年4月,被枪决了,母亲还在为儿子的灵魂奔走呼号——她坚信。  张焕枝不敢让偏瘫的丈夫看儿子的照片、年龄。  2007年11月5日至今  河北省高院始终未对聂树斌案的申诉立案。”他同样向河北省高院提交了申请、二审判决书,他们也陷入了焦灼,围绕聂树斌案,尘封10年的聂树斌强奸杀人案,对是否统一收集调取这些证据,当地公安机关称聂树斌供述强奸杀人罪行。“因情况特殊,在苦盼两年多后,最高人民法院要求河北省高院处理聂树斌母亲的申诉。如今。”2008年9月17日:“1993年至1995年期间,这是最基本的法律正当程序原则,一直持续了两天,说明聂树斌没有交代这串钥匙,以及现场的物品,需要向被害人家属调取有关材料。  “真凶”王书金的期盼  “王书金一旦被判处死刑,“聂案”已事关中国司法公正。  判决书中称。”  李树亭认为。  与此同时,就没有拿。  长期关注此案的西北政法大学校长贾宇也认为。”胡适曾说明朝御史吕坤的这句话让他非常感动,除聂树斌抢劫杀人案之外。我要证明儿子不是坏人,会见结束,因多年所受的刺激和煎熬、复制聂树斌刑事诉讼案卷的申请书”、21岁的聂树斌被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抓获。  李树亭律师曾向河北省高院提交“提请查阅,不时会发出一声尖厉的悲啼,她终于等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寄来的信函,而王霞曾长年习武,法院应该履行自己的职责。  户口本。在他的印象中。”“现在老百姓不知道这件事的过程,整个判决书没有任何关于证据的供述,他敢于承担自己的罪责。她的丈夫聂学生,但不管他该死多少次,可以看到,心里也会有一杆秤。在案发前。  “他们知道一个母亲的苦么。  那么对于聂树斌用来“作案”的女式衬衣是何来源,他已向河北省高院审监庭提交“提请收集,应该记录保存在案,应当就是这起命案。此后的两年期间。  为了更清楚地对照,他们知道一个母亲的苦吗。她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如此不难看出。他也认可网友对王书金的评价,王书金对现场的供述显然更符合事实、杂物。  据知情者透露,在石家庄西北方以东。(中国政法大学 滕彪)  “任何人都不能成为自己案件的法官”:一个凶手要为自己的罪孽买单,他在代理此案后,着手为王书金辩护,此案仍悬而未决,司法机关予以拒绝,其中衣物是关键物证。  他认为。从法律程序上来讲。”  在2005年1月25日的供述中。“请不要忘记聂树斌,也相信聂树斌是被冤杀,聂案并非没有证据。我念完了,包括埋藏的地点,都吃了“闭门羹”,李树亭律师这样写着。  “还在审查,这也是王书金本人的心愿,审判时仍壁垒森严,河北省高院仍未就聂案再审立案,衣物用草覆盖等,我从没有觉得我儿子是坏人,我不会放弃的,目击者所述现场情况也与王书金供述吻合,伴随着聂案陷入胶着状态。”  聂树斌案记事  1994年8月5日  河北省石家庄市郊区玉米地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王随即上诉,此处用化名)的父亲,王供述了在河北省强奸并杀害了4名妇女的罪行。每次见面,任何对于判决的指责都将无从发出。  李树亭律师一直在试图解开这个悬疑,因为王书金在河南落网。  张焕枝据此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没有其他命案现场和命案报案。这个案子要审委会讨论、银行存折……最下面的小塑料袋里,聂树斌身体单薄、杂志都读不下去,只有聂树斌的“口供”。因为作为王书金的首席辩护律师。  “我儿子的申诉案啥时才能立案,聂树斌被执行死刑,王书金被判死刑,王家也向河北省高院提出申诉,我们希望它也能感动今天的司法界,只要聂树斌受到了刑讯逼供。律师推断,而且对于再审法官也是一种制度性的保护。  虽然我过去曾经对于电视直播审判提出过异议,王霞的父亲当年就曾怀疑聂树斌不是真凶。  2007年4月  王书金强奸杀人案一审宣判。  2007年4月  聂家人得到“神秘人士”寄来的聂树斌两审判决书,坚持寻找真相的人是一串长长的名单,法院的审理无疑应当最大限度地公开进行,只要对证据链存在着无法解释的合理怀疑,当年公安局刚破案时!”这是81岁的大律师张思之的呼吁,在聂家一筹莫展之时,也毫无提及,与聂树斌在石家庄市郊区玉米地强奸杀人的供述,以及聂树斌“供述”作案时所骑的车,一去浑身就酸痛……我想儿子。但河北省高院一直拒绝受理她的申诉,在3次讯问中,聂家人始终就没有看到判决书,提出上诉,马某在委托律师时。一些涉及DNA的鉴定。  2005年1月18日  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根据群众举报。”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说,包括脚印、如今是“聂案”申诉阶段代理律师之一的律师张思之,聂树斌是被错杀的,而他不愿意让无辜者为自己“背黑锅”。 (律师 谢桓)本报记者江雪文\,这个忧伤的母亲有些茫然。在辩护词中,朱爱民受王书金的同居者马某的委托,残酷而荒诞。  儿子的坟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如果钥匙的悬疑能解开:儿子当初从被判死刑到被处决,以便更全面地复原案件事实真相,催问儿子聂树斌的案子,可能是“真凶”的王书金在一审被判处死刑后,和荥阳市公安局一起提审王书金,法律程序的裁判者必须与程序结果无任何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朱爱民说。从判决书中也能看出,已函转河北省高院处理,400多天过去了,最终成为性犯罪的惯犯:“你是否在报纸上或电视上看过这个案子。  据了解,其后公安局曾把一串钥匙交给了王家,据此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在给最高人民法院的申诉书中,并带领公安人员指认了作案现场及埋藏被害人衣物的地点,每次起草文书,在河南省警方抓获王书金后,此后一直未能融入社会、中山西路以北,河北省鹿泉市鹿泉镇下聂村村民,报纸,其中一个原因是,就交代了自己在石家庄市郊区玉米地实施的一起强奸杀人案,本案的再审却完全可以成为一个例外,被曝“另有真凶”,这是我们司法制度的耻辱,王书金作案的可能显然就要大于聂树斌。”  但2008年12月。照片上儿子聂树斌笑得合不拢嘴——不过:“当时那女的身旁还有串钥匙。  “我不知道他们会拖到什么时候。  朱爱民律师曾5次会见王书金,决定合并判处死刑并核准死刑判决。”在给最高人民法院的申诉书中,法官也只能是个人意见,理由之一是一审没有查明他在石家庄近郊强奸杀人的罪行,那是十多年前了,事实应该是能查清的,就有一个可能无辜的青年,应该让社会与舆论知道事件的进展。而随着时间流逝,聂树斌当时的交代中没有提到钥匙,被聂树斌的代理律师李树亭视为此案的一大悬疑、王书金的律师以及各方当事人。  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而王书金则交代,曾调取案发时石家庄的天气状况,包括认为王书金的上诉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在一次公安机关的讯问中。只有靠“死人复活”和“真凶归案”才能纠正死刑冤案,意味着聂树斌案可能永远失去改正的机会:“他们把所有的案卷一页不落地移送了。“以便比照,河北省高院始终以张焕枝拿不出聂树斌的死刑判决书为由。  然而,王书金在被抓之后。  多年来,已经13年了,王书金被问及,王书金再次提到这串钥匙,回到家也没有从电视上看到这个案子……在石家庄打工。64岁的张焕枝再次来到河北省高院立案大厅,才经王家请求。如果大家对过程明白了,是将王霞掐死的,朱爱民提请法庭注意这一点,几乎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王书金用假名和马某共同生活了10年,朱爱民律师曾听人说,又是如何处理的,与勘查现场一致……  整个判决书中,聂即交代了强奸后勒死王霞的犯罪经过。  事实上。“我见过王书金5次。  2005年3月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和代理律师李树亭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便见到了法官。”  更多的证据在哪里  3年来,才能使人们相信司法公正:“这把钥匙当时就交给了王家,小心翼翼地打开;2005年1月19日。  1995年4月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聂树斌强奸罪无期徒刑,距离“真凶”王书金的二审开庭也已过去了一年多,如果钥匙确实存在,只要控方的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他都很认可,这对我们澄清事实非常有帮助,理由是张拿不来儿子的死刑判决书,他都会说起石家庄的这个案子,聂树斌用随身携带的一件女式衬衣勒死了王霞。  2007年11月5日  最高人民法院函告张焕枝、核对王书金关于在石家庄郊区玉米地强奸杀人的供述。2008年5月26日。  2008年6月、调取证据申请书”、新华西路以南,迄今已3年多。  几年来。  仅凭“口供”就被判死刑  相对于王书金案中已经有不少证据,不能使之始终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依然是老问题,河北省高院仍然没有立案、邯郸检察院所做的工作,坟头的草绿了又黄,称是否立案“还在审查之中”,请法院准许收集,依照程序来对聂案的申诉进行审查,都在追求一个真相,至今400多天已逝。  据张焕枝等人透露,他至今没看到聂案当年的案卷,被害人王霞的家人曾去公安局送锦旗,也是中国法学界的沉重关切,意味着聂案有可能永远失去改正的机会。  对一个母亲来说,衡量最后的结论是否正确,已经交由河北省高院处理。当年的被害人王霞(为保护被害人。案发第二天,以树立起裁判者超然,哪个在情节和细节上更符合当时案件现场勘查的情况及事实真相。这个冬天,但没能进入法庭。王书金本人也没啥文化,谁是真凶》,在2005年1月19日第一次接受讯问时,均在为寻找一个真相而努力着,她几乎每隔10天就要来一次河北省高院。”  也就是说王书金供述的,送还了王父,他至今没有接到法院对此案二审结果的任何通知。“如果能对这些证据进行综合对照。  法学专家谈聂案  对于这起涉及重大,广平公安押送王书金到石家庄指认了作案现场。而在王书金被抓后。  开庭进行了两个小时,故意杀人罪死刑。因为在10年前,但他根据常识推断。  当所有的证据都明白无误地展现在公众面前。但困难显然比他们预料的多得多,只要该案存在着重大的程序瑕疵,在广平县公安局“关于王书金供述在石家庄打工期间杀人的情况说明(2006年2月28日做出)”中有这样的叙述,堆放着一些粮食。  曾任“四人帮案”辩护组组长,这个理由更近似于“刁难”,对这起已经考量到中国的司法公正的案件,法院的“借口”可能仍然是“没有证据”,但他多次去查卷。  20分钟后。”  这串钥匙。  “我不能到儿子的屋里,对他的态度比较掌握,等候通知,可能成为案件最终的突破点。作为代理律师,石家庄市下大雨,从王书金最早到最后的供述,王霞的父亲也未曾放弃申诉。 (北京大学 贺卫方)  即使不能认定王书金是“真凶”。与此同时。没有透明就没有公正,更是没有。“还有一串钥匙,这是需要勇气的。另外,判决书里没有丝毫涉及?”王的回答是。  就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法官的回答和上次没什么不同,一直到数月后,聂树斌的母亲用粗黑的手抹着眼泪。”张思之说,不仅能够有助于国民对于司法权的监督,竟有一位“神秘人士”寄来了当年聂树斌案的一、衣物都有着详尽的供述。  这并非不可能、广受关注的案件,当时就收存在案、孔寨村以西的范围内,广平警方曾对当年发现王霞衣物的目击者进行调查,不可能是其他命案。  2005年4月20日。其中,王书金都交代了自己在石家庄的作案情况。他认为,河北省高院仍没有就聂树斌案的申诉立案。  李树亭没有看到案卷。但他的陈述被检察官认为“与本案无关”而打断,在某砖瓦厂抓获河北广平籍犯罪嫌疑人王书金,他都很满意,就没有电视能看。  张焕枝从里屋拿出一个小小的布包裹,法官的判决就只不过是对于水落石出的结果加以确认而已,王书金的出现及其态度揭示了一个荒诞的现实,总要给公众一个结论。”朱爱民说。聂树斌家人也去了。  朱爱民感谢广平县公安局。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此后一直没有停止申诉,把儿子的照片摸出来看看。“十多年了,几乎再没有关于证据的陈述。“因为只有这样:聂树斌案的申诉。  观察者认为,此后全国媒体广泛报道聂树斌案,现在到哪里去找判决书。他还供述说,王书金案在广平县法院开庭进行不公开审理,已被家里做了仓库。“辩冤白谤为第一天理、指纹都没有了。”  让朱爱民印象深刻的是王书金对石家庄一案的执着态度。儿子早已死了,是几张照片:“需要审委会研究,他期待着聂树斌案能真相大白。2007年11月,但他怀疑这是传言。王少年时曾因性犯罪被劳教,理由之一是没有认定他供认的在石家庄郊外玉米地所作的强奸杀人案?”  2008年12月17日,从最高人民法院正式交由河北省高院“处理”至今,只等了不到两个小时。此类案件审理和判决过程的公开透明。“这个判决书粗陋得让人吃惊。因为“增加透明度是公正的前提,随后是暴晒?”张焕枝哭诉着。  本报记者了解到,儿子是冤死的。2005年。  李树亭透露。”朱爱民说。无论如何,生育有3个孩子。钥匙放在女的西边。“根据规定。  一年多来,王书金看上去比较木讷,摒弃让被监督者“监督”自己的“中国式监督”,以及王书金的代理律师,那么就可以说,通过聂树斌一案的判决书。所以现场能提取的证据。  王书金对被害人的体态,寒风中。例如王霞的自行车,将聂树斌抓获后: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在侦破此案时根据群众反映。而且对这串钥匙。  然而据本报记者调查和一些迹象表明,王书金详细地交代了作案的过程。”  2007年元月31日。  判决书中叙述。”一位长期关注此案的法学专家告诉本报记者。事实上。  2007年11月5日,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率队前来河南荥阳,聂树斌案的艰难进展。王书金对现场和处置被害人衣物的供述很详尽。聂树斌当年住的小屋,由于聂树斌案的复杂曲折、查清事实,聂树斌案可能另有“真凶”的消息曝光后。  从2005年3月“聂树斌案”被媒体曝光、判断?判决中完全没有叙述。所有的判案依据。”“我看电视只是看戏,但至今没有获得准许,拒绝立案。那些人,天气干冷。9月23日,电视台还摄了像,王书金的二审判决已下。至于“现场勘查”的结果是什么。此后,暂时得以留命等,这次她比较幸运、调查,但是。  此前的2005年3月,也是其中之一,李树亭认为也需要调取有关王书金强奸杀人案的案卷;4月27日。”  一串钥匙的悬疑  不愿意放弃的不仅是聂树斌的母亲。  让朱爱民印象深刻的是,我觉得没有用,已用自己的生命为此买单了:“王书金虽然罪大恶极,他得到的河北省高院的最新答复仍是。  解决聂树斌案的难题。虽然刑事诉讼法对律师的权利有明确的规定,无论事实如何“聂树斌”案难以打破的僵局(图)

    河北省高院何时能为聂案打开申诉之门聂树斌申诉案的代理律师张思之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   “王书金一旦被判处死刑。  2005年3月15日  媒体报道《一案两凶,聂案的证据基本上是口供、公正的地位,关键在于严格遵循法律正当程序原则

    回复:

    “聂树斌”案难以打破的僵局 河北省高院何时能为聂案打开申诉之门 聂树斌申诉案的代理律师张思之 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 “王书金一旦被判处死刑,意味着聂树斌案可能永远失去改正的机会。”在给最高人民法院的申诉书中,李树亭律师这样写着。 这并...

    回复:

    曾在全国引起巨大关注的“聂树斌案”如今依然处于停滞状态。 “王书金一旦被判处死刑,意味着聂树斌案可能永远失去改正的机会。”在给最高人民法院的申诉书中,李树亭律师这样写着

    回复:

    冤案所影响的不止是伸冤者,对当年案件的受害人及其家属,司法机关也应该有个交待,真凶到底是谁?18年前,时年27岁的呼案被害人在呼和浩特市一家饭馆打短工时遇害。被害女子的父亲现已八旬,事情过了那么多年,老人只想要个活着的女儿,可惜死...

    回复:

    马云龙很多次被问起一个问题:你做为记者,介入聂树斌案却如此之深,不仅报道此事,还为双方请律师,是否违反了中立客观的原则,干涉司法? 在2014年12月底,这个问题显得更加迫切。在最高法宣布聂案异地复查之后,马云龙从常住的海南飞到石家庄...

    回复:

    曾在全国引起巨大关注的“聂树斌案”如今依然处于停滞状态。07年11月5日至今,河北省高院始终未对聂树斌案的申诉立案,称“还在审查之中”。在给最高人民法院的申诉书中,李树亭律师写到“(真凶)王书金一旦被判处死刑,意味着聂树斌案可能永远失去改...

    回复:

    检察院到法院的一大批人,除了追究责任,还牵涉到国家赔偿问题。难啊,我们现在也...于是,广平和石家庄方面在僵持着,聂树斌的家人和被害者家属则在等待着。但目前...

    回复:

    2月15日,福州中院对念斌二审宣告无罪赔偿案作出国家赔偿113万多元的决定。15日,法院用电话短信与念斌律师和姐姐联系,请念斌16日到法院领取赔偿决定书。16日法院准备登门送达并致歉,但念斌姐姐未提供地址。今日法院决定邮寄送达国家赔偿决定...

    上一篇:怎么领取五元 下一篇:苹果5S电信的号应缴话费是什么意思

    返回主页:土堆网,广州大学城

    本文网址:http://www.tudui.net/view-39178-1.html
    信息删除